樓主
發表于 2019/6/4 6:37:11

5月29日,中國石油化工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傅成玉發表了題為《中國要把能源安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演講,并提到中國當下的能源安全問題更加凸顯,需要做好石油短期斷供準備。這一觀點隨即引發了大量社會的熱議。

“石油斷供”的危機真會出現嗎?這一話題引發廣泛關注實際也并非偶然。鑒于當下國際形勢的變化,能源行業的確面臨這一潛在危機。

加速發展石油的“備胎”已勢在必行。而從中國能源產業現狀看,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煤化工產業的戰略地位。

培養石油的“備胎”迫在眉睫

“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近在眼前的迫切現實。”傅成玉對于中國的能源安全更加凸顯的問題如是評價。

尤其在近期,華為上游的供應商紛紛與華為解除協議,又一次提醒了中國企業,要警惕石油和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偏高的事實。

根據《中國油氣產業發展分析與展望報告藍皮書(2018—2019)》,去年中國原油加工量和石油表觀消費量雙破6億噸,石油對外依存度逼近70%,天然氣消費繼續保持強勁增長。

因此,培養石油的“備胎”已迫在眉睫。

事實上在近年來,中國也非常重視光伏、風電、頁巖氣、煤層氣等能源的發展,并且投入了不少資金,國家也給予了大量發展政策支持。

但同時也不可否認,以上這些能源在各自的發展中,依舊存在技術、成本等方面的難題,尚沒有一種能源可大規模替代石油。

因此,提升能源供給的多元化仍舊是十分有必要的。而這一形勢之下,近年來備受煎熬的煤化工產業,有望迎來重大轉機。

糾結的煤化工

與大多數西方國家不同,在過去近半個世紀的時間中,中國的第一大能源是煤炭而非石油。隨著中國能源需求的不斷提升,煤化工產業也曾一度被寄予厚望。

現代煤化工產業目前主要有煤制油(煤液化)、煤制氣和煤制精細化工品,其制品可分別對石油制成品油、天然氣和常見油氣精細化工品形成替代。

在2000年之后,全球石油的價格連年增長,煤化工隨之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投資發展熱潮。

2004年,國務院出臺了《能源中長期發展規劃綱要》,將煤化工列入我國中長期能源發展戰略的重點。隨后一系列鼓勵政策的出臺,使得一批大型現代煤化工項目得以落地。

2008年神華集團108萬噸直接液化示范項目投產,2009年伊泰16萬噸間接液化示范項目投產、潞安21萬噸間接液化示范項目投產……中國的現代煤化工時代的序幕由此拉開。

我國第一個108萬噸煤直接液化示范項目

2010年之后,一大批現代化的煤制氣和煤制精細化工品項目也紛紛投產,例如大唐克旗40億方煤制氣項目,神華包頭60萬噸煤制烯烴項目。

不斷擴大的產業面,似乎宣告了煤炭行業新時代的開啟。但始料未及的是,煤化工產業一系列發展問題隨之暴露。

煤制油方面,例如成品油消費稅的問題,長久以來使煤制油行業在成品油市場競爭中處于弱勢。由于煤制油產業需承擔和石油煉化行業相同的成品油消費稅,因此在原油價格較低時,對煤制油極為不利。自2014年開始,原油價格暴跌導致成品油下跌,一度致使煤制油企業經營苦不堪言。

在煤制氣方面,由于其制氣成本較高、國內天然氣運輸管網壟斷、定價機制不完善等問題,導致煤制氣投資回報率低,很多項目長期處于虧損狀態。

在精細煤化工方面,不少項目的最終產品依舊為低端產品,其面對的市場競爭較為激烈。此外,面對當下更為嚴格的環保要求,煤化工也承載了巨大壓力。

如今國內能源局勢發生轉變,煤化工能否獲得更多支持以解決這些問題,將令人關注。

解決能源安全問題的現實之選

實際上同很多其他能源的開發利用相比,煤化工行業具有相對成熟的技術基礎和成本優勢,是實現石油替代能源發展最為現實的路徑之一。

例如在成本方面,中國第一個投入商業化運行的現代煤化工示范項目——神華包頭煤制烯烴項目,近8年來運營良好,即便在2016年國際油價跌破30美元/桶時,該項目依然有利潤。

在煤化工技術方面,中國近年來也有很大突破,例如在我國第一個百萬噸級煤直接制油示范項目中,國家能源集團已成功實現關鍵裝備的國產化,為煤直接制油項目的進一步推廣掃清了障礙。

并且在近年來,我國的一些大型石油公司也在大力往煤化工產業發展。例如中國第四大油氣生產商——延長石油,就參與了多個煤化工項目,其中包括計劃投資額達144.13億元的陜西延長煤制烯烴項目。

中國第一大石化企業——中國石化,目前也布局了多個煤化工基地。其中總投資600億元的中天合創鄂爾多斯煤炭深加工示范項目,是國內已建成的最大規模煤化工裝置,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煤制烯烴項目,中國石化持有該項目38.75%的股份。

中天合創鄂爾多斯煤炭深加工示范項目

此外,國際大公司目前也參與到了中國的煤化工產業中。沙特基礎工業公司已同神華寧煤達成協議,在寧夏開展投資高達220億元的煤制烯烴項目,該項目已于2019年進行了第二次環評公示。

有統計顯示,截至2018年,我國已建成煤制油項目8個,包括1個煤直接液化項目和7個煤間接液化項目,總產能達878萬噸,位居世界首位;煤制烯烴項目12個和甲醇制烯烴項目16個,合計產能達1329萬噸;建成煤制天然氣項目4個,總產能51.1億立方米。

氫能開辟煤化工新天地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傳統的煤制油、煤制氣和煤制精細化工品,煤化工產業目前又出現了一條新的發展路徑——煤制氫。

在2018年,氫能可以說是中國能源界最耀眼的新秀。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20多個省市出臺了氫能的發展規劃和氫燃料汽車的發展規劃。

據《中國氫能產業基礎設施發展藍皮書(2016)》預計,到2020年,中國氫燃料電池車輛將達到1萬輛;到2030年,氫燃料電池車輛保有量將達到200萬輛,占全國汽車總產量的比重約5%。

而目前國內的氫生產,煤制氫無論從成本還是產量上來看,相比其它生產方式都是最具競爭優勢的。

根據中國氫能源及燃料電池產業創新聯盟數據顯示,目前國內每年煤氣化制氫1000萬噸、天然氣制氫300萬噸、石油制氫300萬噸、工業副產氫800萬噸、電解水制氫100萬噸。

有研究指出,規模化煤制氫成本目前在0.8元/立方米左右,相比至少2元/立方米的天然氣制氫,及成本更高的電解水制氫,煤制氫優勢非常明顯。

顯然,氫能更將提升煤化工在中國能源體系中的戰略地位。

國家重大政策出爐,煤化工獲新利好

在中國能源行業轉型的持續推進下,2019年5月,煤化工產業也迎來了新的重大政策利好。

5月29日《新聞聯播》報道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八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在山西開展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的意見》(下簡稱“意見”),強調在推動能源生產消費革命保障能源安全、構建清潔低碳用能模式、推進能源科技創新等方面加快改革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國內煤炭主產區和能源基地的山西省,由此正式成為全國首個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

《意見》中明確提到,針對煤炭行業,到2020年,煤炭先進產能占比逐步提高到2/3,煤炭清潔高效開發利用水平大幅提高、供應能力不斷增強,打造清潔能源供應升級版。

在這一新政策的支持之下,煤化工技術及產能優化、煤制氫等,無疑將獲得巨大的投資和發展機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