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發表于 2019/5/19 10:06:15

     近期,煤制乙二醇的話題很熱,業界關注和指摘的焦點都指向了重復建設問題,似乎煤制乙二醇經過新一輪的集中擴產擴能就必然逃脫不了迅速被玩壞的宿命——此前的的確確有太多的新興行業就是這么早衰的。

隨著一大批新建煤制乙二醇項目的產能釋放、投產在即或上馬建設,市場早已如驚弓之鳥——2018年9月至今,國內乙二醇市場持續下跌半年之久,價格從8000元/噸的高峰跌至4500元/噸的低點,跌幅超過40%,行業企業已呈現大面積虧損。這一輪新的煤制乙二醇擴產熱潮,該如業界所言給其貼上“重復建設”的標簽嗎?它又將把我國乃至全球乙二醇產業帶向何方?中國化工報社產業發展研究中心對煤制乙二醇的發展進行了系統研究和深入思考。

乙二醇很有名,主要在于它和另一個很有名的精對苯二甲酸(PTA)結合,可以產出更有名的聚酯——紡織化纖行業的“口糧”,世人穿著的服裝主料。作為重要的化工原料和國家戰略物資,自從開創非棉麻的化纖工業以來,我國的乙二醇就長期依賴進口,且主要以石油乙烯為原料生產。

2009年3月18日,全球首創萬噸級煤制乙二醇技術在項目實施地江蘇省丹陽市通過中科院組織的成果鑒定,標志著我國在世界上率先實現了全套煤制乙二醇技術路線和工業化應用,開辟了乙二醇原料多元化的先河。以萬噸級一氧化碳氣相催化合成草酸酯和草酸酯催化加氫合成乙二醇成套技術為起點,到2011年年底通遼金煤化工20萬噸/年乙二醇項目成功投產,再到2018年11月,50萬噸/年煤制乙二醇裝置在華魯恒升開車成功,不到十年的時間,國內不僅完成了由小規模試驗性裝置到大規模工業化裝置的技術升級和完善,更是突飛猛進地建起了巨大的產業規模和龐大的產業體系,乙二醇供需狀況實現大逆轉,從主要依賴進口轉為接近自給自足,其裂變增長的速度令人難以置信。在中國,只要實現了核心技術的重大突破,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創造出“拷貝復制”的奇跡,這次煤制乙二醇也沒有例外。

煤制乙二醇產業量變到質變的節點發生在2018年。當年我國新增煤(合成氣)制乙二醇年產能222萬噸,使煤制乙二醇總年產能達到近500萬噸,年增長率在22%以上,與石油路線乙二醇650萬噸的年產能并駕齊驅。截至2018年年底,我國乙二醇總年產能已超過1100萬噸,占全球產能的32%。更為驚人的是,不論是煤制乙二醇還是石油路線乙二醇,產能擴張的勢頭并未就此止步。從石油路線來看,我們初略統計了目前國內在建和擬建煉化一體化項目配套乙二醇產能的情況(見下表)。

從表中可以發現,下游聚酯企業產業鏈向上游的一體化延伸似乎成了一個新勢頭。2018~2022年我國將有十余個煉化一體化項目陸續投產,其中最早投產的恒力、最大產能的浙江石化均為化纖企業投資建設,浙江石化75萬噸/年乙二醇裝置有望在今年三季度投產運行。

從煤制乙二醇來看,目前國內已有20余個項目建成投產。2019~2021年,初略統計國內還將有33個煤制乙二醇項目建成投產,新增年產能947萬噸。其中,僅2019年預計投產的乙二醇項目(大多為煤制乙二醇)合計年產能就達364萬噸,激增34.5%。但其下游聚酯行業未來3年鮮有新建項目投產。

另外,今年各地還新披露了一大批煤制乙二醇擬建及新開工項目計劃,包括神華榆林化工一階段180萬噸/年甲醇、40萬噸/年乙二醇,陜煤集團榆林化學一期180萬噸/年乙二醇,榆能集團一階段40萬噸/年乙二醇,內蒙古開灤化工40萬噸/年乙二醇,廣匯能源40萬噸/年乙二醇,內蒙古金誠泰化工改擴建30萬噸/年乙二醇,內蒙古鄂爾多斯新杭能源30萬噸/年乙二醇等項目。

據預測,2020年我國將新增9個煤制乙二醇項目,總計352萬噸年產能;到2021年煤制乙二醇總年產能將達1413萬噸;2023年我國將總計建成69個煤制乙二醇項目,總年產能將達到2163萬噸。

隨著各地新產能的集中投放,乙二醇市場格局正在發生劇變。從需求來看,2018年我國聚酯年產能增至5400萬噸,折合乙二醇消耗量約1800萬噸。且從2019年起,我國紡織產業景氣度很可能會逐漸下降,聚酯產能增長也將隨之進入下滑階段,乙二醇未來需求的增長很大概率跟不上產能的增長。從國際市場來看,未來5年全球乙二醇產能同樣將迎來大幅增長,北美、中東和南亞都有不少大型項目上馬,這些裝置多選用廉價的乙烷為原料,國際競爭力較強。因此,無論是國際還是國內,乙二醇產能全面過剩的魅影已經顯現,后期隨著新項目投產高峰到來,產能過剩將愈加明顯,國內外的市場競爭、油氣路線乙二醇和煤制乙二醇之間的競爭都將進一步加劇。

有鑒于乙二醇的產能井噴和擴能后勁依然十足,近期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發布的《2019年度重點化工產品產能預警報告》,對包括乙二醇在內的多類化工產品的產能增長發出了預警。4月8日,國家發改委也發布《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征求意見稿,建議限制20萬噸/年以下乙二醇裝置的建設,并取消對20萬噸/年及以上合成氣制乙二醇生產裝置的鼓勵政策。

得終端者得天下,應該說,不論是恒力、榮盛等聚酯企業產業鏈向上游的一體化延伸,還是浙江石化等全產業鏈的煉化一體化新貴,油頭乙二醇相較于煤制乙二醇,在應對市場風險上都有天然的屏障。也正因如此,應對已經若隱若現的乙二醇產能全面過剩風險,煤制乙二醇行業感受到的壓力自然更大,也更為直觀。

當前,針對煤制乙二醇的擴能熱潮,業界似乎一邊倒地指向了重復建設,事實真的如此嗎?

我們研究團隊經過典型樣本分析后認為,將當前煤制乙二醇集中擴能簡單地貼上“重復建設”的標簽是站不住腳的。這一輪前所未有的煤制乙二醇擴能高潮,肯定存在重復建設的問題,但更多地應理解為產業自發的、自然的升級迭代和自我革命,是一種良性的產業發展現象,應總體予以正面支持,同時也要加強分類科學引導。

不妨看幾個具體的案例,就能清晰地發現煤制乙二醇新一輪擴能潮所具有的特質。首先來看備受矚目的陜煤集團榆林化學公司一期180萬噸/年乙二醇項目。該項目總投資達219億元,將建成全國乃至全球最大的單套煤制乙二醇工程,計劃2021年建成投產。對該項目的評估和定位,決不能單純以煤制乙二醇來度之,而應該將整個項目以系統化的思維來分析看待。

陜煤榆林煤化工項目包括1500萬噸/年煤炭中低溫熱解、560萬噸/年甲醇、180萬噸/年乙二醇、200萬噸/年MTO以及下游產品等。該項目年處理原煤2014萬噸,年生產各類化學品590萬噸,計劃總投資達1022億元。該項目有一個雄心勃勃的拓荒計劃:依托成熟的煤制烯烴、煤制乙二醇技術和陜煤集團自主研發的煤炭熱解配套焦油加氫生產煤制芳烴技術,將形成“三苯三烯”的完整產品序列,在我國西部首創煤化工與大煉化產業的大集成、大融合。

這樣看起來,180萬噸/年煤制乙二醇僅僅是這一宏大計劃的序曲,后期隨著1500/年煤熱解工程的上馬,煤制芳烴的路線貫通,該項目產煤制乙二醇將在延伸生產聚酯、聚碳、聚苯乙烯、丙烯酸酯等高端化學品中被內部消化,基本不會產生市場外溢效應。而且該項目的煤制乙二醇采用日本高化學公司的專利技術,相較于國內通用技術路線更加成熟,規避掉了技術缺陷。故此,對于目前傳得沸沸揚揚的煤制乙二醇產能過剩風險,作為最大投資主體的陜煤集團,顯得成竹在胸、淡定從容。

第二個案例是神華榆林化工一階段180萬噸/年甲醇、40萬噸/年乙二醇項目。該項目同樣是總投資達1200億元的神華榆林循環經濟煤炭綜合利用項目(簡稱CTC項目)的早期項目,投資為193億元,除了180萬噸/年甲醇為已經投產的60萬噸/年MTO提供自產原料,還將通過合成氣副產40萬噸/年的乙二醇。因為遵循了循環經濟的理念和先進技術的集成應用,該項目的煤制乙二醇測算成本僅3000元/噸左右,具有其他獨立煤制乙二醇項目無法比擬的競爭優勢。

第三個案例是去年年底開車成功的華魯恒升50萬噸/年煤制乙二醇項目。該項目技術由寧波中科遠東催化工程技術有限公司開發,以低溫甲醇洗裝置的凈化氣為原料,采用合成氣間接生產乙二醇工藝技術,標志著我國合成氣制乙二醇行業真正進入大規模、大裝置時代。目前該項目生產負荷達到100%,且優等品率達100%。由于規模效應凸顯且技術先進,該項目乙二醇成本有望控制在4000元/噸上下,與目前既有的煤制乙二醇項目在技術經濟性上同樣拉開了不小的檔次。

透過上述幾個案例不難發現,如果說新一輪煤制乙二醇擴能潮中,肯定不乏腦子發熱、輕率冒進的“愣頭青”,我們更愿意相信,新進入者中更多的還是技高一籌的革新者與顛覆者——他們或者依托雄厚的資源資本、具有無與倫比的規模化優勢,或者有獨樹一幟的核心技術優勢,亦或探索獨辟出了循環經濟的蹊徑,總歸具有目前既有乙二醇企業無法比擬的競爭優勢。對于乙二醇這個大的產業體系而言,他們好比是新闖入的“鯰魚”,必然帶來摧枯拉朽的產業洗牌和生態重構。

資本與技術革命的有機結合,改寫了產業發展的進程和版圖,一個最直觀的影響便是產業發展周期縮短——以前的大產業體系的革新迭代都是以數十年計,而現在成了以數年計,節奏明顯加快。如果不能洞悉并盡快適應甚至引領這一變化,就只能被變化和形勢無情地甩在身后,被疾馳向前的時代進步和行業發展甩在身后。

透過新進入的“鯰魚”,我們其實已經能夠清晰地洞見未來煤制乙二醇產業的發展方向:

方向之一在于大型化。前幾年的煤制乙二醇規模普遍在20萬噸/年上下,目前入門門檻或者說規模中樞正迅速向40萬~50萬噸/年提升,再經若干年,百萬噸級規模的裝置也許同樣將不再鮮見。

方向之二在于創新引領。現有的煤制乙二醇在技術上大同小異,且或多或少都還存在一些缺陷問題,未來無論是煤制乙二醇的技術創新還是煤化工產業鏈的系統化創新都會日新月異,并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誰能夠在白熱化的競爭中脫穎而出。

方向之三在于循環經濟。尤其是對于中小企業而言,能不能很好地踐行循環經濟的理念,成為企業能否保全發展的生命線。

建議:以成本為綱,以應用為軸

全球乙二醇行業正在迎來劇變,在產能過剩的共同風險面前,煤制乙二醇產業該何去何從呢?我們經過思考提出如下三點建議:

第一,對于大型煤化工企業而言,要加快探索“煤制芳烴+煤制乙二醇→聚酯”的全產業鏈模式構建,掌握市場主動權,提高抗市場風險能力。

目前煤制芳烴正處在大規模產業化的關鍵當口,如果這條工藝路線順利貫通,在聚酯工業幾乎為空白的廣大中西部地區,建立完整的煤頭聚酯產業鏈就有了很大的想象空間。不僅如此,我國獨有的煤頭聚酯產業模式,走出去進軍國際市場會有更大的想象空間。當然,這是一項很大的系統工程,不是一家或者少數幾家大企業就能夠達成的,需要大企業群體們作為行業的建制者和領跑者,精誠合作、全力以赴。

第二,對于從事煤制乙二醇的廣大中小企業而言,要死死盯住一個指標——成本,竭盡所能降低煤制乙二醇的單位生產成本,獲得比較優勢。

從國內來看,目前煤制乙二醇相較于油頭乙二醇有一定的成本優勢。在現有油價和煤價水平下,油頭乙二醇的單位成本約5400元/噸,而煤制乙二醇的單位成本大約是5000元/噸。但從國際上看,如果后期北美、中東和南亞等地采用廉價乙烷原料制取乙二醇的裝置落地,則可使乙二醇的單位成本降至3000元/噸上下,將使我國煤制乙二醇的成本優勢蕩然無存。

中小企業對于成本和短期效益更為敏感,如果其煤制乙二醇產品沒有成本優勢和市場競爭力,不能很快并持續盈利,窮途末路是不難預期的。但對于中小企業而言,依靠規模優勢降低單位成本此路不通,依靠創新和科技革命顯著降低生產成本也幾無可能,最有可能突破的還是依靠發展循環經濟模式,比如利用副產或者伴生資源發展乙二醇,就比單獨建設煤制乙二醇有更高的抗風險屏障。這方面,部分高校及科研院所現已有副產二乙二醇進而衍生1,4-二氧六環等下游產品的技術問世。但毫無疑問,這也是一個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的命題,對于目前既有的無產業鏈支撐的獨立煤制乙二醇中小企業,可騰挪突圍的空間已然不大。

第三,往下游延伸,開辟更多新應用市場。乙二醇從來都不是僅僅作為生產聚酯的原料而存在,還可用作防凍劑、黏合劑、增塑劑、油漆溶劑、耐寒潤滑油、表面活性劑等諸多產品,只是由于生產聚酯過于光芒耀眼,造成業界對于其他應用途徑一直沒有好好深耕,這也是國內產業發展熱衷“一窩蜂”而少有獨立特行差異化發展的又一生動體現。此外,乙二醇經過進一步加工,還可生產乙二醛、乙酸、環氧乙烷等很多產品,作為平臺化合物原料而存在。中小企業在發展精細化工方面有機動靈活的優勢,深耕煤制乙二醇新應用市場,改變目前產品用途單一的局面,以積極應對和化解未來的產能過剩市場風險,時不我待、時不再來,這也是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應有之義。

(本期智庫研報由中國化工報社產業發展研究中心劉全昌、山東華魯恒升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劉海軍編制,版權歸中國化工報社所有,未經許可和授權不得擅自商業目的轉載使用,否則本報社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2019年我國將投產的十大煤制乙二醇項目

● 新疆天智辰業10萬噸/年乙二醇擴建項目

天智辰業10萬噸/年乙二醇擴建項目是在原有裝置的基礎上,充分利用電石爐氣、廢焦粉和有機廢水進行資源化綜合利用的項目。項目計劃2019年上半年投產。

● 新疆天業100萬噸/年合成氣制乙二醇一期60萬噸/年項目

新疆天業60萬噸/年乙二醇項目位于新疆石河子十戶灘新材料工業園區,采用晉華爐3.0氣化技術,日本高化學合成氣制乙二醇專利技術等。項目于2017年8月開工建設,預計2019年10月建成投產。

● 陜西渭河彬州化工30萬噸/年乙二醇項目

項目位于陜西咸陽市彬縣,總投資54.95億元,建成后年產乙二醇30萬噸,采用日本高化學合成氣制乙二醇技術。項目于2017年開工,2018年進入全面土建上部結構及安裝工程,預計2019年年底建成投產。

● 延長石油集團10萬噸/年油田伴生氣制乙二醇

項目位于陜西延長縣,采用浦景化工合成氣制乙二醇技術工藝包,由北京石油化工工程進行設計,華陸工程負責項目總承包。延長煉化乙二醇工程屬于延長油田伴生氣資源循環利用項目,同時進行的還有乙炔、1,4-丁二醇和聚四氫呋喃項目等。項目計劃2019年6月投料試車。

● 建元煤焦化24萬噸/年焦爐尾氣制乙二醇項目

項目位于內蒙古鄂爾多斯鄂托克旗棋盤井鎮,采用上海浦景化工合成氣制乙二醇成套技術工藝包,由華陸工程公司進行工程設計。項目于2018年3月開工建設,計劃2019年下半年進入聯動試車。

● 河南能源龍宇煤化工20萬噸/年乙二醇項目

項目位于永城市產業集聚區,利用現有系統配套能力和6萬Nm3/h富余合成氣新建的20萬噸/年乙二醇項目,計劃總投資10億元。項目于2018年3月開工,計劃2019年年底建成投產。

● 湖北三寧60萬噸/年乙二醇一期40萬噸/年項目

項目位于湖北枝江市,一期項目總投資75億元,生產40萬噸/年乙二醇、52萬噸/年合成氨等,采用多噴嘴水煤漿加壓氣化及日本高化學合成氣制乙二醇技術。該項目預計2019年12月竣工投產。

● 陜西煤化能源30萬噸/年乙二醇項目

項目位于陜西咸陽長武縣,投資約20億元,采用上海戊正工程公司合成氣制乙二醇技術。項目于2018年3月開工啟動,計劃2019年年底投產。

● 內蒙古伊霖化工20萬噸/年合成氣制乙二醇項目

項目位于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將利用伊泰120萬噸/年精細化學品項目產生的余量蒸氣、合成氣、氧氣等資源及建成的供水工程,建設20萬噸/年乙二醇項目。項目總投資16億元,計劃于2019年建成投產。

山西襄礦泓通20萬噸/年合成氣制乙二醇項目

項目位于山西長治市襄垣縣王橋工業園區,總投資約20億元,采用碎煤加壓氣化技術和上海浦景化工合成氣制乙二醇技術,計劃于2019年下半年聯動試車。